日月星三光印的次第

2013年11月17日  雄文堂台北分堂

修法的大要
太凝之氣是指凝結,在道門的意義是收斂,不只是氣的收斂、凝固、濃縮,更是心神的沈澱,這裡講的沈澱不是沈澱雜質,而是沈澱每一個正念, 不管是入世的正念或是出世的正念,把正確修道的心念集合在一個密集的地方,打個比方來說,像是國慶儀隊閱兵表演時,表演十個動作,九個動作演練不理想、不順暢,其中僅有一個動作很漂亮、動作很俐落,這不是凝的表現。凝的意思,是指十個動作都很漂亮乾淨利落,都合格,才是凝的表現

所以星光印一定是排在第三個,是在太陽、太陰之氣之後,在日光印、月光印之後才練星光印,因為要先去雜質,才能再凝結,這是修法上的次第。

先練日光印,由太陽之氣燒灼、蒸發污穢開始,這裡的污穢主要是指先天無形的污穢雜質。燒灼、蒸發先天上的污穢,換個方式講,就好像是以前真佛宗時代的消業息災法。

日光印燒灼、蒸發污穢之後,練月光印,月光印的太陰之氣如水一般的柔,意義在於過濾的濾,與日光印的燒灼、蒸發先天上之污穢有不同,共通的部分是去除先天上穢氣的部分,不同的是過濾更多後天身體有形的穢氣。後天氣息不純淨的原因有三:
一、身體本身不健康;
二、吃的東西不乾淨(身體雖然健康,但是吃的東西不乾淨);
三、心亂所造成的有形氣亂。月光印能把後天的氣息過濾,使之純淨。

所以星光印排在第三步。

第一步,日光印是先天息災,第二步,月光印過濾後天身體的氣息,像是把水濾到純淨,第三步,才用星光印把純淨的水濃縮成精華液,成就太凝之氣。

所以,第三步目前大部分人都做不到的原因在於:
一、 也許你練習太陽之氣,還未燒灼、蒸發先天上的污穢;
二、 也許你練習太陽之氣做得很好,但是後天身體調理的不好;
三、 也許是你的精神上太鬆散,對於成道這件事不夠認真看待,心裡覺得修道重要,但是認知上放得還不夠重。以佛家語來說,是出離心太輕,所以覺得世間很苦的人,星光印會練得不錯。

出離心就是你修道的初發心,有的人一開始出離心很強,但後來變淡、變散,最後心有旁騖。這就是遺失了初發心。

剛剛講的是日光印、月光印、星光印,三山印練了一段時間沒練好,練不好通常不是氣的因素。以前舊派的思維是認為練不好是因為氣不足,所以拼命練氣,想把技法、氣、招式練到精純。

但是雄文堂不是武功的派別,不強調技法,不是要把技法、武功、招式練到精純。如果上清派是靠練氣或武功招式的話,那傳承早中斷了,因為氣強的老師也不可能每一次都能找到氣強的弟子,只要有一個人的氣不夠強,傳承就會中斷了。正法能夠一直傳遞千百年,原因在於不是靠練氣來琢磨訓練的,像是上清派的起源,從晉代的魏華存祖師開始,中間有許真人,而後有南朝的陶弘景時,修纂了部分散佚的典集,這時表示上清派的典集或口訣到了南朝的陶弘景時已經部分散佚,中間有了斷層。陶弘景祖師本身是上清派、也是正一派,但是他並沒有直接得到魏華存祖師的法力傳承,所以如果只是靠練氣,那在傳承的斷層中他要如何修正,因此這表示道派在法理上有共通之處,只是練氣在千百年的時間後無法直接傳承,但是(Dharma)正法、道,就可以一直傳遞下去。

三山印並不需要靠法力符來修練。如果可以靠法力符來修練,那陽師就只要一次開好一千套的符給大家每日按時服用,三年後來再來收成即可,不用像現在每週上課這麼辛苦。所以,雄文堂根本大法:三山印並不需要靠法力符來修練。燈照光明法是用來增加法力,由陽師的法力親自給予修持者;既然三山印非由法力可練得,所以燈照光明法對於三山印的練習也沒有幫助。

燈照光明法輔助的對象是對需要法力練習的功法,對於修煉此等類型的道士會有幫助,像是對橘子、大毛等等都會有幫助,可以再增加30%的法力。但是對台北其他的人,由於修煉的道術不同,也就沒有直接的幫助。橘子、大毛等人,他們另有陽師傳授之法力強化法籙,法力多於修煉上的需求,因此,也適用不到此法。至於春子,燈照光明法對其修煉之法有幫助,但由於春子本身的根基深厚,有沒有此法都無所謂。簡而言之,老實說台北分堂同門的修煉不需要用到燈照光明法,但因為你們來求此法,因此在親師傅、師公指是可以傳授、讓你們由此判斷是否此法有所助益,所以額外傳授了這個強化法力之法給台北同門。

你們現在已經得此法一週了,實驗的結果為何?是否如同陽師所說!

燈照光明法選擇在台中傳授的原因是因為台中同門已金丹法為修煉的主軸,金丹法的煉養需要法力來助燃,雄文堂的法力為丹火的重要一環。做一個譬喻:法力的需求就像是喝咖啡一樣,如果你一天只需要喝兩杯咖啡,那喝到第三杯來說,你已經無感了、不需要再喝了;反之,若每日咖啡的需求大於兩杯,第三杯咖啡就飲之如飴。對台中同門而言,法力的需求如同每日大量的咖啡,每一杯咖啡對他們的丹法修煉都很重要,所以一開始選定台中分堂作為傳燈照光明法的傳授首站。

燈照光明法給台北同門一個多聞的經驗,可以說是一種嘗試練習,也就此接觸解答你們心中的疑問。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