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第四壇 真如佛性

五星補運法會第一日第四場


在民間故事裡面,流傳很多文學家所想像出來的因果故事,最有名的是結草銜環,結草就是有人去打仗時,把野草結成一個個圈,所以敵人就跌倒了,敵人跌倒之後當然這個人就在戰場上存活了下來。也有被砍傷而活下來,好像是草打結一樣讓他跌倒救了他這樣,類似這類還有一個很有名的了凡四訓,這些都是文學家所寫出來的因果故事。

這些因果故事往往都是佛、道不分,夾雜著佛教色彩也摻雜一些道教,甚至可能非佛、非道,除了中國的民間故事之外甚至在聖經、可蘭經裡面,那些先知的傳聞也有很多是在後來集結經典時,文學家所編撰加進去的;甚至在大家最熟悉的白教密勒日巴大師,他的生平列傳裡面,其中有一大部份是文學傳記內容,並非當時真正發生的。

為什麼大家都會把神異跟宗教扯在一起?因為大家希望宗教是一個痛苦可以解脫,煩惱可以消除的一個精神上的信仰,一個依託。既然祂可以解除你的煩惱和痛苦,那麼他就必須要有一般所看不到的力量,那麼也就是神異現象,民間的傳說、文學的著作老實說跟真的科幻片是一樣的東西,只是把科學、科幻片裡面這種奇異的效果當成神通裡面所傳達的結果。

當然你要引人向善,你說我的出發點是好的,所以來編撰這個故事,引人來進,來入道,來學習。出發點是正的,所說的方法是假的,那麼應該是沒關係的,為了一個出發點而講了一個謊話,而這個謊話也寫得太漂亮了,所以流傳千古。但你有沒有想一想,因為相信了你這個謊話,相信了你這個故事而入道的人,那他每天努力的修行,不管是念經、念咒、修法、打坐,他可能一輩子、兩輩子、三輩子永遠達不到你宣傳的效果,那麼這個責任誰要負?

我們可以跟小孩子說好好念書,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因為唸書就有功名,有了功名當然就有黃金屋,有妻子也有美好的家庭。當然這是最理想的狀況,可是最理想的狀況不見得是最好的狀況,因為人生不是只有功名而已,對吧!一樣的,修行不是只有願望達成就解決了,以前我在學佛、學密的時候有一位長者說,為什麼要修行?

就是要明心見性,然後才能解脫煩惱,也就是明心,佛性要顯現,然後你的煩惱要消除,所以你可以自在,但修行不是只有這樣而已。像我們說唸書不是只有黃金屋,也不是只有顏如玉一樣。鄭老師,你的學生為什麼要修你的課,你的學習宗旨是什麼?你教書的宗旨是什麼?

如果駭客可以賺很多錢,黃金屋、顏如玉都有,只是這樣子學電腦只是想當駭客嗎,可以做很多事,對嗎?一樣的,修行不是只有功名,修行不是只有煩惱解脫,念書不是只有功名,那麼我要反過來問大家,如果修行是要得功名,念書是煩腦解脫,這樣可不可以?

你念書是長知識,你不會鑽牛角尖,因此你煩惱解脫,那這樣子念書好不好?你修行得到五星星君相助,你的纏身靈,你的業障、業力消除,因此你得到功名,那這樣修行好不好?也不錯啊,對不對?

也許你修行有很多目的,其中一樣副產品剛好達成你人生的理想,著也還好,難道有些人修行是為了一無所有嗎?這一無所有是很廣的含意,如果是用最狹義的含意,你念書是因為你念了很多的知識,結果你鑽牛角尖變成呆子嗎?

當然不是嘛,對不對,我們是越念越聰明不是越念越像一個書呆子,是嗎?

所以回過來講,什麼是你的佛性,大家都知道最簡單的佛學常識告訴你每個人自己一生下來都有佛性,那如果你生下來就有,那麼它只是像一個沒有擦亮的明珠,那你修行是把這個擦乾淨,把那些灰塵都消除,像明珠一樣那麼亮,所以我們叫明心見性,但是如果這是與生俱有的寶珠,不管你有沒有擦它,或是每天擦它,還是說它突然自己變亮了,它的本質有改變嗎?

沒有。你有擦變亮,沒擦就髒這樣子而已,雖然明珠的表面有些灰塵,它的化學結構會改變嗎?不會,它只是表面有改變而已,它的本質是不變的,對嗎?

所以你的佛性不管你認識它也好,不認識它也好,它跟你的修行都沒有直接的相關。你知道它是你的佛性,因為你錯過了讀佛學、讀道學的機會,你錯過了修行,因此能使你破除無名障礙的機會逐漸消失。你雖知道它(佛性)與生就有,但是從不認識它,所以,期待透過後天的努力去認識它。但假如說你從不念書也從來不修行,連什麼叫做佛性也不清楚,你的佛性就不見了嗎?

也沒有,它一直跟隨著你,對嗎?但是你不知道它是佛性而已,是不是?

比如我現在口袋裡有一百塊錢,我知道口袋裡有一百錢跟我不知道口袋裡有一百錢,都不改變我口袋裡有一百錢這個事實,可是如果你知道口袋裡有一百錢,你就會把這一百塊錢拿出來做使用,不管是怎麼樣的使用,什麼時候用,或是要用多少,你有了一個選擇權,一個自主權。你知道你的口袋裡有佛性,那麼你就會知道什麼叫染污,什麼時候是擦亮的,什麼時候是不擦亮的,擦亮的時候有擦亮時候的自在,不擦亮的時候當然有不擦亮時候的頹廢,花錢有花錢的喜悅,不花錢有儲蓄的快感,對嗎?

這就是所謂的真如。什麼叫真如?也就是說不管你知道它也好,不知道它也好,它從來不改變,但是你知道了它,你懂得應用;你不知道它,它依然還是自在、在那個地方,不會因為我是一個基督徒,我是伊斯蘭教徒不知道什麼叫做佛性,我只認識我自己,那麼我的佛性就不會顯現,不會,即使你是異教徒你的佛性依然是圓滿,只是你不知道這個是佛性而已,你不知道它有什麼作用,它只是一塊很樸拙的寶玉在你身上而已。

一樣的,講回我們五星星君的法會,今天不管是五星星君加持你,祂給你一個更明亮、更好的未來,而且讓這個未來的福果更快的呈現在你的面前,不是一望無際說要五十年後才能得到這個福報,而是很快很快的看到這個福報,不管是五星星君有加持你,或是五星星君沒有加持你,你還是要記得,你是一個修道的道士。

有得也好,沒有得也好,你的道就像是真如的佛性一樣,都一樣是圓滿無缺的。(這段話是回答上一場法會末中所提的問題)

這就像我剛剛的比喻,我這個道、這個本性擦很亮,我可以做很多的運用,就像是五星星君今天讓你的願望很快很快地實現了,你會覺得很高興,今天這麼辛苦來參加很值得,但即使今天你這個道、這個玉是沒有被擦過的,你是一個異教徒,或是你的修行不圓滿一直沒有見證你的佛性,也不知道佛性能幫你做什麼,可是你還是擁有佛性,就像我們隔壁的鄰居,他們人沒有來報名五星法會,他沒有得到五星星君的加持,他的願望仍然只是一個願望,遙不可及的願望,也不可能實現,但是也不改變他也具有圓滿的道,圓滿的佛性,也就是知也好,不知也好,真如不會不見。

我們今天第四場就到這邊,我們來頂禮。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