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補運法會台北分堂第五天第五壇


雄文堂五星補運法會台北分堂第五天陽師開示:第五壇

2018年 1月3日  星期三





王重陽真人加持 :


剛剛是王重陽祖師。王重陽祖師是北傳丹法祖師,北宗和南宗丹法有很大不同,南宗是性命雙修,北宗是以氣為主,先走命後走性,而全真教是其中的翹楚。的炁是以太陽之炁的烈焰火為主,我們剛才是用雄文堂太陽之炁,

因為們的屬性相同,其實根本上也是一樣,所以祖師加持後,你的身體會熱起來。這是以你的身體為丹鼎的爐,燃起溫度,然後炁走全身奇經八脈,然後脈裡面的濁之氣排出,你全身就會很清淨地,像是很乾淨沒有染的瓶子。

但這只是瓶子還沒有藥,還不是道,只是讓你現在成為很乾淨法器,但法器裡面是空的。

要怎樣才能生金丹?這是一個次序的問題,所以祂是先命(身體)後性,命的意思是把法器準備好。


所以煉丹,溫度上升,全身像暖爐一樣烘烘的,就是把這個準備好。你煉不到這個程度,你就是連一個丹爐都沒有。那裡面的藥是怎麼成?藥是在你的氣保持平衡,在丹爐還是空無一物的時候做冥思,不假外學,也就是沒有壇城,

更沒有刻印。在恍忽之中,道教的恍忽不是指快睡著的恍忽,是沒有接前面,沒有接後面,沒有考慮因,沒有考慮果。不像觀,佛法觀是有看因、看果,是連因和果都沒有。在恍忽之中,什麼都不求之中,由自己本性跑出來。

陽師曾經在高雄講過,你的開悟是一個化學反應。你身體是一個機器,是一個爐子,你丟什麼進來燒,就有那個藥的香味,丟水銀、硃砂來燒就會生特殊的成品,化學反應而已。


一樣的,我在仙氣很充足的台北雄文堂修持,我不會想到佛教的東西,我不會想到神道教的東西,我只會依照道教祖師們的方法來修持,我的念頭是屬於道教的清淨無為,我的念頭也不會想到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我的念頭也不會想身口意三業清淨。我只會清淨和無為,因為這是炁的關係,讓你念頭生了變化。這個炁有先天的炁、有地的炁、有時辰、有日、月、年氣的關係。

現在這個地方氣比較弱,是因為年運轉的關係,讓這個氣沒有沖上來,等過了時間之後,年的時間過了之後,這個氣就會沖上來,當然現在有雄文堂的氣加持不怕,但是原來的變化是這個樣子。

因此假如你現在工作很忙,沒有太多時間修行,你想先存錢買塊地,很好地氣的地,待將來退修之後可以在那邊靜思。可是二十年後,因為時辰的改變,那塊地已經變的薄弱了,用不到了。

再來你自己本身的氣也有氣的特質,因此台北雄文堂這邊的氣假如合適你的修行,你去台中、去高雄不見得就合適你修行,因為台北、台中跟高雄的地氣各有差別,而你本身就是一個變因。


所以我們你什麼時候開悟?

什麼時候智慧的法性,在身體裡面的基因突然就活化起來、打開,就是在這些反應、剛好這些氣、這些原料都湊齊的時候,剛好那個時辰,就算他都不掃地,只要那個時間一到,就算他躺在這邊喝茶,只要時間一到,氣一改變,

」一聲,法性就出現了,就開悟了!只是單純的等待,因為身體已經準備好了,氣已經準備好了,只是等待天時。所以若天時不對,就算你把台北市都掃乾淨,掃一百年、二百年你也不會開悟,這就是化學反應,這是在高雄講的。

因此北傳的丹法是先以修命,先把這個爐、法器弄乾淨,再修性,這時候一樣等待天時。如果你沒有修命,你本身這個爐是骯髒的,即使天時到,這麼多雜七雜八的雜質在裡面也燒不出那粒丹,這是北傳的特性。

所以北傳的丹法氣很強,因為是藉由太陽之炁的火,把這個爐燒乾淨,有火的地方就有氣,燒爐子的熱氣,有氣的時候就很很有感覺很有感應。

南傳的丹法就不同了,有什麼不同,以後再



師兄提問:台北丹是無形無相,和太陽之炁的關連?

陽師答:沒有關連。

雄文堂的丹法和北宗南宗都不太一樣,三部也都不同。 高雄比較接近北宗,先把爐火準備好, 方向是一樣的。


師兄提問:台北星部法是從生活上的歷練去對境去煉丹?

陽師答:對。是以性為主,以命為輔。


師兄提問:台北的方法是不是跟上清派較像?

陽師答:對,比較接近上清派祖師的修法。


師兄提問:雄文堂星部法下卷和白玉蟾真人的南宗丹法比之如何?

陽師答:稍微有點不同。星部法下卷介於南宗丹法:白玉蟾真人和張伯端真人所傳丹法的中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