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師在雄文堂人間的角色

2014年10月26日  雄文堂台北分堂

陽師在雄文堂人間的角色

今天起,台北分堂以後的星期日同修將有一些改變。師公建議陽師可以退到旁邊,在旁來觀察並輔助台北分堂的往後的發展,陽師以後只要一個月來台北分堂一次,所以以後當天北高來回就好,這是個改變。台中分堂現有堂址的緣份也差不多盡了,未來會去找比較有眾生緣的地方當作台中分堂的地點,這也是改變。以後你們把陽師在台北教過的法輪流復習,你們將以前教過的法要拆成三個部分,由堂主、春子、橘子三人去協調誰要負責哪個部分,同修時可以跟同門分享,修行的心得,因此每個人要把自己負責的東西做好。

我們知道親師傅是大家的老師,陽師也算是老師,但不是道法直接傳承的老師,陽師是秉授親師傅、仙師、祖師的教授,與親師傅、仙師、祖師合為一體,再轉授給大家,合為一體不是佔舍,而是本性和親師傅本性結合為一,等於與親師傅合為一體,再教授給各位親師傅或祖師所要教導給各位的法。在過去,在我還未被任命為陽師時,因為法籙等級和身份的關係,當時辦事是由師公來幫助你們,由師公主導辦事的程序,我只是在旁邊幫忙,幫忙問要不要出符等等。當上陽師之後,辦事過程則是以陽師的角色身份直接去做,師公的角色轉變成consultant,提供資源的顧問。但是就算陽師再怎麼法力大,知識深,陽師在傳法上以及在課程安排上仍然只是個協助者,若沒有祖師的教導,所說的東西只是片段的傳授;整個雄文堂的教法、結構設計、應給予多少相對應的法力等等,都是由親師傅決定的,所有祖師或歷代陽師、甚至當年胡秀華仙師等在人間的角色都是和我一樣的,我們都是輔助者。

但是在道教濟世救人的部分,陽師的角色是獨立運作的。如果陽師要給予橘子出去濟世助人的令,這個部分,陽師的命令是很獨立的。親師傅、仙師、祖師會給予建議,但陽師可以獨立決定,也就是說人間濟眾部分是由陽師掌教。

另外,人間教派法脈的建立及其分佈等等,實際上是由陽師在掌教,親師傅仙師祖師會給予建議,而陽師也會和祂們討論,但最後下決心的仍是陽師。例如弟子入門時,要不要收為弟子也是陽師決定,例如某人資質不好,但是很有心想要入門,陽師認為道法可以幫助他,可以決定收為弟子,但是也可以決定不收。其實自從擔任陽師以來,所收的新弟子,其大部分都是心軟收的,他們的資質皆是普普通通。或許以後別的陽師會有他自己的想法,有不同的入門條件,甚至決定來信皈依就可以收為弟子.....。親師傅也不會說這樣子的改變不好,但是親師傅會和陽師討論,給陽師建議,最後下決定的是陽師。所以如果當任陽師是偏保守的,那就只會收少數幾個弟子入門,弟子們的關係就會比較緊密,比較屬於精英制;但是如果陽師是比較有經營理念的人,就會開放權限,給予資源,希望各分堂能協助其他的人,把整個教派當成企業來管理。所以,每個陽師理念不同,作法也會有異。對於我來說,我不會採取太過於積極開放的手法,我認為只要一個人能在學法的過程中有所轉變,則其所修持的法就是已經顯現了奧義,就算只有我──陽師一人顯現了法的奧義,其他人都沒有,法之尊貴也不會有所損失。也就是說,就算所有法門弟子都沒有得度也不會折損教門之尊貴,你們都不認真學法,親師傅也不會丟臉。因此,我主張教派的發展就讓因緣去決定而無須有過度的操作,我會觀察弟子在學習過程中有沒有發生「善」的轉變並給予適當的引導。不會要求大家一定都要成就而逼迫大家勤奮修煉,實際上也無法這樣要求大家。

陽師雖然教導大家道術的技巧,但是更重要的是要匡正你們心性,因為心性偏差才是輪迴的主因。心性不改就沒有辦法領悟教義之真義,如此,就算學會高深的道術也是沒用的,只是懂得雄文堂法術的皮毛而已。想要引導一個人的心性有所上進,要真正認識他5年、10年、30年,在他的朋友、家庭關係中,循序漸進地引導,心性才能有所改變。就像是想幫助某個弟子,但是如果沒有involve他的生活圈,沒有辦法理解他的困難,是沒有辦法循序漸進地改變他的,所以改變一個人,非只在課堂內,也在課堂外。

教導道術的技巧不難,真正困難的是法術和心性的關係,這是堂主和其他協助的法務人員要幫忙做的。每一間道場或廟宇都有法務人員或義工,只要其中的核心人物換人,整個組織的行事作風就會大改變。對於台北分堂,陽師和師公認為你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了,所以帶同修時,主持者要把自己的心得跟大家分享。以後陽師仍會來台北教授道教的法術和意義,並不是將台北分堂的未來全部都丟給你們,你們有問題仍然可以問陽師,不要以為陽師要把你們放牛吃草,不管你們了。對於不同的分堂,因為法門弟子的興趣不同,資質和領悟力有異,所以傳授了不同的法,這也顯示了各分堂的特色。每個分堂所傳授的法都是公開的,並且也會記錄在G+上,倘若你們對其他分堂所傳授的法有興趣,可以和陽師討論某個法是否也可以在台北教授,師公和陽師會一邊走一邊看大家的狀況。分堂的掌教師公會最清楚你們的狀況,像是陽師在每一次到個分堂上課時,在還沒進入分堂之前,其實都是不知道今天上課的內容將會是什麼?也不知道師公要講什麼?但是只要一上時,陽師就會從師公那得到訊息,知道今天要做什麼?要講解哪個課程。

陽師的另一個角色是教化人心,陽師不只有對教內弟子,更是要對一般普羅大眾宣教,述說道教正法。就譬如說,像是我的車友(不是道教弟子),可以在適當的時機,偶爾提點他們一下,或是在部落格或協作平台上寫一些道教的看法,這是陽師的責任,如果現在把雄文堂關起來而不對外,成為一個封閉的教派,如此對社會、眾生無益,則又何必有雄文堂法教教派的存在呢?

Q:對於台北分堂未來的課程安排是否會教授延續五炁的內丹修煉?
A:我們以前說過,在台北分堂不會傳授以身體為丹爐的煉丹丹法,當修煉五炁見證本性時,金丹自成;只要五炁之中的任何一種道炁成就了,內丹就會成就。但是若要深入道教的教義以及運使道術以匡世救人,只會一種道炁是不夠的,想要濟世助人,是一定要把五炁學齊。



Comments